1. 
    
        1. 首頁 > 產經新聞頻道 > 業界新聞

          從手機廠高位「出走」的三個男人

          2022年07月28日 09:11:29   來源:微信公眾號:全天候科技

            “銷量下滑、砍單、清庫存……”除了這些關鍵詞,2022年7月的手機市場或許還有新故事。

            7月24日,魅族前副總裁李楠因為評價“小米與徠卡的合作復制華為,不夠有品牌意識和原創精神”而陷入輿論風波。有網友認為,李楠熟練掌握了流量密碼,蹭小米流量是因為“要發布新品了,需要熱度。”

            盡管李楠否認“錘小米”和“蹭熱度”無關,但李楠的公司怒喵科技要發新品卻是事實。怒喵科技是李楠離開魅族之后創立的科技3C品牌,主打產品是高端機械鍵盤。

            早前,怒喵科技宣布旗下*TWS(真正無線立體聲)耳機要在5月31日發布,并稱這是一款準備了18個月,有望挑戰AirPods系列產品的耳機。怒喵科技希望借此產品吃下一部分高端TWS耳機市場。

            不過,怒喵科技隨后在微博官方賬號官宣表示,因三角形曲面外殼模具出現瑕疵,耳機發布延遲。直到7月16日,李楠在個人微博上表示:“TWS量產終于跑起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在李楠與網友“撕扯纏斗”的*天,一代國產手機巨頭金立前副總裁俞雷在朋友圈曬出了其全新品牌——FreeYond樣機的部分參數配置,并配文:“即將誕生的全球機界性能價值比*。”

            全天候科技了解到,這款新機將于今年8月底銷售,面向拉美市場,定價100美元左右。

            比俞雷“官宣”樣機參數早兩周,一加前聯合創始人裴宇發布了其新品牌Nothing的*手機產品Nothing Phone 1。

            給本月手機市場帶來新鮮話題的這三位有不少共同的身份標簽:前手機廠商高管、創業者、擅長營銷。他們曾經享譽手機業,出走后歸來,又在這個市場激起不少漣漪。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不一樣的選擇

            俞雷、裴宇、李楠,三個一度遠離手機業的名字,又一次被提及。只不過,他們有人是因為回到了手機領域創業,有人卻是因為分享了對行業事件的看法而受到關注。

            俞雷與手機行業的淵源要從入職金立算起。2015年,俞雷正式加入金立,擔任副總裁一職,分管品牌營銷業務。

            2017年底,金立手機危機顯現,接連被曝出資金鏈斷裂、創始人劉立榮賭博等負面信息。*年,俞雷就從金立離職,加入全球非侵入式腦機接口公司BrainCo,出任COO。

            短暫離開手機行業后,俞雷于今年5月再次回到手機行業,并有了新的身份——深圳自由躍動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自由躍動”)創始人、CEO。

            天眼查信息顯示,自由躍動于今年5月9日成立,法人代表是俞雷。他也在微博上表示,這家公司品牌名為“FreeYond”, 將會經營手機業務。

            目前,FreeYond團隊有20余人,核心團隊中金立老員工占三分之一。

            “*款產品已經定了,在走交付的流程了,預計8月底上市。這一輪客戶已經下了18萬臺的訂單,過兩天可能還會有新的進展。”俞雷告訴全天候科技,FreeYond的*款產品定價100美元左右,是該價位段*性價比的產品,首先面向拉美市場銷售。

            在俞雷的計劃里,FreeYond的*款手機產品將在*款產品交付后15天上市,仍然面向海外市場銷售。至于是否在國內市場發售手機?俞雷表示還未確定,“國內我們一直在找新的切入點,如果要做,一定會和國外發售的產品完全不同。”

            盡管憑借與手機相關的信息再次進入公眾視野,但俞雷對FreeYond的定位并非單純手機品牌,而是全品類科技潮牌。這也意味著,FreeYond將會以智能手機為入口,逐步深入其它智能設備,比如:TWS耳機、VR設備、家用智能儲能產品等。

            和俞雷一樣,裴宇身上也有手機廠商前高管的標簽。不同的是,他在手機行業有著更豐富的從業經驗,曾供職于諾基亞、魅族、OPPO等手機公司。

            2013年,OPPO要成立一個面向國際的品牌,時任OPPO副總經理的劉作虎提出條件獨立單干,裴宇以聯合創始人的身份加入,彼時他剛滿24歲。

            2020年,從一加離職后,裴宇選擇繼續在手機領域創業,在英國倫敦創辦了Nothing。他曾在公開場合表示:“想繼續打造有意思的產品,去改變越來越無聊、乏味的手機市場。”

            繼2021年推出旗下*TWS耳機后,這家公司在本月12日發布了*智能手機Nothing Phone 1。這款手機定位中端,主要發在歐洲和印度市場發售,售價399-499英鎊(人民幣約3200-3965元)。

            前魅族科技副總裁李楠曾公開回答過離開手機行業的原因:“為什么堅決不做手機了?其實僅僅是因為手機有點太無聊了。”,“科技是不斷進步的,今天做手機的,其實很像1983年賣糖水的。”

            離開魅族后,李楠進入了3C潮品創業領域,創立了3C潮牌怒喵科技Angry Miao,計劃把售價約幾千元的鍵盤賣給年輕人。

            怒喵科技成立于2019年,獲得過美團龍珠資本、真格基金等機構的融資,正在以一款客制化機械鍵盤Cyberborad打開北美、日本等市場。接下來,它還打算從蘋果手中搶下部分TWS耳機市場。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錯位競爭

            在經濟動蕩和地區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下,手機市場需求已經開始萎縮。第三方市場機構Canalys數據顯示:2022年,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*季度同比下降11%,*季度同比下降9%。

            此外,根據IDC發布的報告,今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預計為13億臺,同比下降3.5%。

            在上述背景下,FreeYond、Nothing想進入手機市場,無異于在一場高水平競賽中挑戰高難度動作。

            為何做出這種選擇?

            俞雷給出的解釋是:手機只是FreeYond目前的切入點,公司將從傳統手機業,快步進化到技術4.0的全面智能時代。手機業是這一時代的超級入口,基于硬件品類和產品的全面覆蓋,輔以自有的OS,才能在全面智能時代取得*。

            “2025年,全球將有1000億臺智能設備,這些設備大多將圍繞人、住、行三大To C場景以及一些To B場景(開發應用)。目前可以看到的兩大中樞智能硬件,就只有智能手機和智能汽車,而汽車廠商進軍手機領域,是因為智能手機在萬物互聯中的作用被重新發現。”俞雷說。

            在俞雷看來,手機行業沒有常勝將軍,強大如諾基亞、摩托羅拉、愛立信也已經走向消亡或衰敗,但手機業永遠有新來者的一席之地。“手機業看似紅海,新興品牌卻層出不窮。”

            新來者開啟市場的密碼是什么?

            從FreeYond的實踐來看,就是*性價比+營銷/渠道的新玩法。

            俞雷解釋稱:“作為一個新晉廠商,最有可能的就是從低端市場進行‘破壞’。如果一開始產品價位定到3000-4000元,用戶買你的理由是什么呢?但是如果你有新潮設計,價格又便宜,那就不一樣了,所以性價比高才是重點。”

            將銷售市場*放在拉美,也是FreeYond基于“錯位競爭”的考量。

            從團隊前期的調研結果來看,拉美市場對中國手機品牌的認可度較高,同時拉美市場消費者對中國手機品牌的認知更多是整體形象,而不是單個品牌的影響力。據俞雷介紹,“他們只知道這個手機是中國品牌,不在意是哪個中國品牌。在他們眼里,FreeYond和OPPO、vivo、小米沒什么區別。”因而,與國內相比,拉美是更有突破空間的市場。

            而在渠道的選擇上,FreeYond現階段以線上為主,通過電商平臺積累早期用戶;同時大力進行線上推廣,加大品牌曝光量,為線下渠道的拓展打下前期基礎。

            比起FreeYond從定價和和營銷策略入手,Nothing*款產品則將開啟市場的密碼落在了產品本身的設計上。

            Nothing Phone 1最有特點的是透明背板和燈條的設計,這是其它廠商從未有過的嘗試。其背面燈條由900多個單獨的LED燈珠組成,有通知、無線充電或反向無線充電時,燈條會亮起;用數據線充電時,底部燈條也會亮起,充當進度顯示條。

            該手機的特別之處還有鈴聲。據悉,Nothing phone 1內置了10種鈴聲,搭配各不相同的燈條閃爍和馬達震動,以此區分不同的推送、消息以及通知。

            不過,Nothing phone 1的設計也被人詬病,認為是噱頭。

            同為新晉品牌,俞雷對Nothing的評價并不高:“Nothing是To VC的,連錘子都比不上。不過行業外人士往往高估了當年的錘子,錘子從來不屬于手機業,*年銷量也就大廠一兩天的銷量。”

            3

            營銷達人

            查閱俞雷、裴宇、李楠的職業經歷會發現,他們都曾主導過經典的營銷案例,擁有一流的品牌運作能力。

            加入金立之前,俞雷曾在歐萊雅中國任職,負責品牌營銷工作;蛟S是因為這段工作經歷,幫助俞雷在剛進入金立,就憑借策劃的“海闊天空”金立M5 Plus發布會,獲評“2015年國產手機十大營銷案例”之首。

            這場發布會之后,此前在市場上一直低調的金立品牌立刻“火”了起來。隨后,金立高強度地打起了公關傳播、明星代言、網絡發布會、節目贊助等多個聲量巨大的營銷戰役。例如,俞雷在職金立期間,金立曾聘請薛之謙、馮小剛、余文樂、劉濤等*明星為金立手機產品代言,引發了市場廣泛關注。

            作為手機界資深人士,裴宇對于營銷的把握和產品的打磨也是可圈可點的。

            新品Nothing Phone 1的誕生就充斥著濃濃的營銷“氣味”——以競價拍賣的形式完成新機首銷不僅是業內首例,還賺足了大眾眼球。

            一加成立之初,各種營銷政策和宣傳方案也出自裴宇之手。最知名的營銷手段莫過于“要求用戶銷毀現有的手機才能購買新的(一加)手機”,這一打破常規的奇招成功讓一加手機短時間內銷量大增。

            談到李楠,“營銷”和“魅藍”是他兩個無法剝離的標簽。

            在魅族的那些年,每次新品的邀請函總是被設計的千奇百怪,進而引發圍觀和討論。他一手打造的魅藍,不僅打響了“青年良品”的稱號,也給魅族帶來了實實在在的銷量。

            此前,李楠還拋出過“性價比就是垃圾”等論斷,實現了以極小的成本獲得巨大的品牌曝光,但他也因激烈的言辭引來不少罵聲。

            如今,這個被稱為“連呼吸都在營銷”的男人在年輕人扎堆的B站,開設了一檔個人欄目“Young Money Club”,既跟年輕人談職場感悟,也是一個產品宣發陣地,延續著他的產品營銷之路。

            在手機領域摸熟了營銷套路的三個男人,再出發自然比其它創業者優勢更大,更容易引起關注。不過,市場風云變幻,消費者能否為他們的新品買單,還需要時間驗證。

            文章內容僅供閱讀,不構成投資建議,請謹慎對待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自擔。

          [編號: ]
          分享到微信

          即時

          新聞

          奔向8000億!智能家居打響“空間戰”

          智能影音、智能燈光、智能安防……智能家居產品層出不窮,消費者紛紛買單的背后,是資本市場的逐漸青睞。

          企業IT

          商湯黑科技元蘿卜AI下棋機器人

          “元蘿卜SenseRobot”AI下棋機器人濃縮了商湯在計算機視覺領域多年積淀的產業級AI技術和機械臂技術。

          3C消費

          小米新一代折疊屏手機MIX Fold 2發布 京東購機以舊換

          8月11日,2022年雷軍的年度演講“穿越人生低谷的感悟”如期而至。除了分享個人感悟之外,雷軍還帶來了包括小米MIX Fold 2折疊屏手機、Redmi K50至尊版等在內的10款新品。小米官方表述,小米MIX Fold 2跑完了折疊屏的最后一公里,厚度僅為5.4mm,性能、品質、綜合體驗會讓大家感到驚艷。

          研究

          2022-2023年中國知識付費行業:資本市場逐步回歸理性

          近幾年來,隨著互聯網行業不斷發展,知識付費行業獲得流量紅利,政策層面亦進一步加強知識版權保護。雖然知識付費的市場規模仍在擴大,然而,經歷了一輪飛速發展,行業正面臨付費復購率逐步下降、缺乏內容品質標準化等發展阻礙。

          女性做私密按摩,浪货再浪奶好大夹得好紧,妓女影院妓女网妓女AAA

          1.